邓小亮

沈阳市光明眼镜钟表有限公司总经理
高频彩平台监事长

北方钟表大师邓小亮:飞鸟无倦,天地为家

 

       宴会酒店门口,车门打开,一位老乡拄着双拐出来,走至酒店楼梯,本在门口迎宾的同乡便背起他上楼,后面两位同乡也随之同去帮忙,整个过程没有过多的言语,自然而然的。这一幕,留予人两处体会,一是感动于老乡自然伸出的温暖之手,二是这位拄拐之人定有过人之处,不然缘何诸有不便却被邀赴宴?这位拄拐的老乡叫邓小亮,一个匠艺于心的钟表大师。别人口中,对他只有两种评价:手艺精湛,人品贵重。

 

上帝关上一扇门,便愿推开一扇窗

 

       1963年,邓小亮出生在南昌县泾口乡一户农家,因他是家里长孙,所以在这个传统的农村家庭被视为掌上珍宝。虽然家中贫苦,但精神上能给的所有关爱与焦距都凝聚到他身上,两岁之前,他是个快乐的孩子,村人总能看到一个老人牵着孙儿在草间赶牛,牛儿追着草儿,孙儿跟着爷爷,夕阳打下来,红霞映绿的田间洋溢着静谧的幸福。但是上天总喜欢拨弄手中的命运之弦,给他喜欢的孩子一些别样的遭遇。


       1965年的一天,两岁的邓小亮突发高烧不退,乡里、县里的医院均无法诊治他的病情。于是父母便赶忙把他送到南昌市儿童医院,并迅速办理了住院,而这一住便是40天。40天里邓小亮每天早晨被注射苏联进口青霉素,早上打过针烧便退下去,晚上又烧起来。打到第四十天的时候,邓小亮的烧终于退了,双腿却再也无法站立。这个昔日快乐的小男孩,从此失去了行走的自由。

       邓小亮的父亲是村里大队的会计,是村里的的文化人,他知道邓小亮已经无法从事体力劳动,便寄希望于读书可以改变儿子的命运,在邓小亮8岁的时候,父亲决定让邓小亮念书。此后,从邓小亮家到村小学的沙泥路上,总有一个瘦小的男孩扶着小凳子去上学,小凳子在前面挪一步,小男孩在后面挪一步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小凳子变成了父亲自制的拐棍,男孩始终坚持在这条路上。邓小亮特别珍惜读书的机会,希望能抓住这根命运抛来的橄榄枝,邓小亮缺乏和伙伴玩耍的条件,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来读书。付出总有回报,13岁的时候,邓小亮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乡中学,并一直保持名列前茅。自小,父母便为邓小亮四处求医,只要一听闻有人能治好孩子的病,便想方设法带孩子去尝试。初三临近毕业的时候,邓小亮的父母听人说外乡有人能治好儿子的腿,便带着邓小亮去外乡求医,这一去便耽误了中考,腿却没有治好。邓小亮只好回家复读一年,皇天不负有心人,邓小亮中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果园高中,但就在父亲带着邓小亮去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,果园中学校长的话却如一盆寒冬彻骨之水,彻底浇熄了邓小亮和父亲的希望火光。果园中学校长对邓小亮的父亲说:“你孩子腿这个样子,就算考上任何一所学校都不会有人收他入学的,你还是带他另谋出路吧。”现在已经无法考证这位校长所说是否属实,但邓小亮和他的父亲当时已经被这盆冷水浇透。

       回到家,邓小亮神情暗淡:路有千千万,自己努力走的每一条都百般艰难。但艰难并没有击垮邓小亮,邓小亮看着家中贫瘠的四壁和幼小的五个弟妹,决心不拖累家里。邓小亮对父亲说:“我想出去学点什么,至少我得自己养活自己。”父亲支持邓小亮的想法,通过熟人介绍,父亲找到泾口乡从事家电钟表维修的罗实根师傅,师傅了解到邓小亮的情况后便同意收他为徒。邓小亮的事业就在此时悄悄揭开帷幕。对于每次机会,邓小亮都异常珍惜,异常用心,他认为,自己只有比别人更刻苦,才可能获得成功。也许是天赋使然,也许是功到所致,邓小亮跟从师傅学习后,很快便可以独挡一面。渐渐的,师傅把很多事情交由邓小亮打理。在学习一年后,邓小亮的手艺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在当地开始小有名气。

 

每一次开拓,都为他人留下光明大道

 

       1988年,在北京从事钟表维修的老乡熊南平回到家乡,找到邓小亮。他问邓小亮愿不愿意出门闯荡,自己愿意带他一起去北京。邓小亮虽然行动不便,但是心志高远,当即立马同意和熊南平一起去北京。邓小亮回家把事情和父母说完后,父母第一次坚决反对邓小亮的决定。母亲对邓小亮说:“你在家我和你父亲还能照顾你,你要是出远门,你自己怎么能照顾得了自己?”母亲的顾虑邓小亮已经想到,但是邓小亮对未来充满了希望,好男儿志在四方,他希望自己能够去外面闯出一片天地。邓小亮决心已定,父母亲见劝说不了儿子,便打算用事实的艰难打消儿子的念头,父母只给邓小亮买了一张去往北京的火车票,邓小亮清楚的记得票价是29元,除此之外,父母便让邓小亮自己去处理出门的事务。邓小亮找叔叔借了200块钱,自己收拾好行李,便跟着老乡熊南平到北京怀柔。到怀柔后,邓小亮履行对老乡的诺言,帮他干半年活。就这样,邓小亮风雨不改,每天给老乡摆地摊修表。


       半年里,邓小亮一直在留心筹划今后的路,他看准廊坊的钟表市场还没有成型,又有几个老乡在那边可以互相关照。于是半年期满后,邓小亮来到廊坊,花100元兑下一个商场的小铺位,剩下的100元交给同乡帮自己上点钟表货物,就这样邓小亮在千里之外的他乡终于立下脚跟。刚开始,因为初来乍到,没有知名度,生意不温不火。但是邓小亮耐下性子,坚持最诚信的价格,最细致的服务,渐渐的一传十,十传百,凭借精湛过硬的修理技术,很快在当地口碑载道。几个月后,邓小亮每个月光修表收入便能达到1000多元,1000元当时的概念是家乡普通职工两三年的工资。


       挣到钱的邓小亮内心喜悦,他感觉自己的努力终于得到成功的证明。但他成功后首先想到的是家里仍旧贫苦的父母和弟妹。他把挣来的钱寄给父母一部分,又把三弟带来北京,教给弟弟修理技术,想给弟弟谋份事业。家乡的亲人听说邓小亮在北京修理钟表挣到钱,便纷纷找邓小亮教给他们修理技术。因此,除三弟外,邓小亮还带了其他几个亲戚来到廊坊。


       1990年,邓小亮的几个徒弟都出师了,因为邓小亮的修理技术在当地已经有口皆碑,只要邓小亮在,徒弟们就很难有生意做。考虑再三,邓小亮决定自己另去开辟市场,把生存空间留给徒弟们。于是他带着三弟辗转去往霸县,在霸县找了一个合适的商场重头开始自己的钟表生意。技术是最硬的饭碗,当时,石英表刚刚进入中国市场,石英表的修理完全一片空白,技术上需要全新的研究攻克,配件上也很稀缺,市场上没有现成的配件出售。邓小亮利用自己当年修理家电的经验基础,反复静心琢磨,配件没有便自己动手制作,凭借不懈的专研和反复的尝试,他自悟成为最早会修理石英表的修理师。精湛的技术和贵重的人品,让邓小亮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成为当地钟表修理的权威,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赢得当地顾客的信任与支持。两年后,邓小亮又成功拿下了霸县钟表市场。随着三弟年龄的增长,他希望三弟能有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,于是在霸县市场成熟后,他便转战保定,把霸县生意留给三弟和其他几个徒弟。就这样,邓小亮先后辗转了保定、赤峰等多个城市。


       每一次,他都把开拓的艰辛扛在自己肩上,而每一次离开,都是为给他人留下一条光明大道。因为邓小亮内心坚定的自信:无论自己走到哪里,都能谋下一条生路。而徒弟们都缺乏经验,自己作为师父应该把开拓当做一种责任扛起来。

 

飞鸟筑巢,飞翔依旧

 

       1989年,父母开始着急儿子的婚事,一个远房亲戚正好上门说媒,给邓小亮介绍南昌进贤县一户人家的女儿——刘会娇。刘会娇听说邓小亮的遭遇和故事后,被他的毅力和品格深深打动。见面后,共同的品质和人生观念让两个年轻人情投意合,在双方长辈的祝福下,二人组成了自己的小家庭。婚后,妻子跟随邓小亮来到霸县,后来又辗转保定,赤峰等地。每一次邓小亮开辟市场,扶持徒弟的决定,妻子都默默支持,从来不计较自己的颠簸不定。在保定的时候,夫妻俩迎来了自己的两个孩子,迁至赤峰后,随着孩子的一点点长大,漂泊让教育成为问题。当时,赤峰市场已经营3年,徒弟们纷纷在赤峰的各个商业区扎下脚跟。邓小亮夫妻这一次依旧决定把赤峰的市场留给徒弟们,自己另寻它地。


       邓小亮的同门师弟在沈阳发展,在赤峰时,邓小亮应邀来到师弟家做客。沈阳当时是国家工业重地,邓小亮认为沈阳经济发达,师弟也诚心对邓小亮说沈阳生意好做。回家和妻子商量后,夫妻俩决定到沈阳安家立业。沈阳,一待便是20年。


       初来沈阳,邓小亮盘下当时铁西商业大厦中的一间店铺,毫无意外,邓小亮的钟表生意很快便风生水起。邓小亮从来不受局限,既然在沈阳扎根,就必须扎稳。熟悉沈阳市场后,邓小亮迈开步子,与家乐福超市签订协议,取得沈阳所有家乐福超市的钟表入驻权。在沈阳发展好后,邓小亮仍旧不忘自己的亲人,又陆陆续续带出一部分亲人徒弟来到沈阳,并授人以渔。如今,邓小亮不光自己的钟表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,他培育的徒子徒孙们也占据大部分北方钟表市场。


       由于桃李遍地,声名远播,2015年,远在黑龙江大庆的焦点钟表公司慕名拜访邓小亮,邀请邓小亮出任技术总顾问,为公司提供国际名表的维修技术支持。在沈阳安顿20年,52岁的邓小亮考虑再三,认为两个孩子已经长大成人,便决心再一次起航。


       飞鸟无倦时,天地皆为家。邓小亮从一个步步为艰的农村小子,变成了名扬北方的钟表大师。这样的人生传奇,其中的艰辛与所需的意念我们无法体会,但不难想象。邓小亮身上熠熠闪耀的是赣江水养育出来的品格:坚毅开拓、泛爱博大和永不止步。这样的精神,让一批批从故土江西走出的壮志青年成为强者,让江西的商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闯荡开自己的一片沃土蓝天。